第九十章 有备无患_出狱后,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
笔趣阁 > 出狱后,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> 第九十章 有备无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十章 有备无患

  董姐连跑带颠地离开了厉以寒和林翡面前。

  只剩下两个人,后者也没有被他的所作所为打动到,而是略带戒备地看了他一眼,连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说。

  既然背后主使是“沈小姐”,那他们共同认识的也就只有一位了。

  厉以寒倒是面色看着很镇定,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沈小姐伤害到什么。

  同时,他也没有跟林翡说半句话。

  她知道,厉以寒从来不是什么好人,如果把他奉若神明,那才是大错特错。

  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原因来救自己,也许只是把她当成了一只流浪猫,不忍心看着她濒死,所以才顺手出手。

  思及此,她拎起包,转身进了公寓。

  厉以寒见到林翡离开的身影,沉吟了几秒后,回到了家。

  他只是喜怒不形于色,却殊不知他有多震撼这个答案。

  他不愿意相信真的是沈依妍,毕竟她前些天刚闹过自杀。

  他开车回到了公寓楼下,在车里坐了好长时间,才回到了家。

  “以寒你回来啦?”

  她正在厨房里忙碌,听到厉以寒开门的声音,带着满脸热情的笑意。

  她以前最讨厌家庭主妇,但之所以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,也全是因为爱。

  厉以寒应了声后回到了卧室,洗完澡换了一身家居服,灰色的t恤让他看着温柔许多,不似平时的压抑。

  他缓缓靠近沈依妍,脸色晦暗不明,但能闻到眼前人身上的香气,是很优雅的女香,和林翡身上甜甜的味道不太一样。

  沈依妍见着他,眼前一亮。

  “依妍,我是有点话想问你。”

  厉以寒的喉结微微滚动,眼眸在昏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愈发看不真切。

  “你说。”

  沈依妍微微一笑,看着他,开口道。

  “你认识出狱后的人吗?林翡除外。”

  他没有直接问董姐,选择了旁敲侧击。

  而在他说完这句话时,他肉眼可见地感觉到,四周的空气都瞬间安静了。

  静到连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沈依妍的眼波流转,对上了厉以寒直勾勾的眼神,心里没底,但想了想后,还是摇头,干巴巴地笑着。

  “当然不认识,我的好友圈你不是一清二楚吗?问我这个干什么。”

  她垂下头去,专心摆弄着盘子里的菜,但却能看得出,她思绪漂浮不定。

  沈依妍的反应让他失望,但说到底,他也不知道到底想看她有什么反应。

  矢口否认是他不愿意看到的,可直接承认呢?他们的关系似乎就更加崩裂了。

  厉以寒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烦躁。

  “以寒,你怎么好好地问起这个?”

  沈依妍还是有些心虚,想了想后,迂回地问道。

  厉以寒见状,也不瞒着她,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当年把林翡送到监狱后,我觉得有点奇怪,所以在想,要不要调查她在监狱里发生了什么,如果可以的话,再调查一下当年的事。”

  他的话让沈依妍一颗心瞬间跌到了谷底,慌乱不已。

  她的眼神顿时变了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她忽然抬头,手里的餐具因为她的不小心,而掉到了餐桌上,发出巨大的声音,让两个人之间本就尴尬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。

  “当年……当年的事情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没什么好调查的。而且说来说去,就那么回事儿,监狱里能发生什么?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,林翡也不会活着出来,既然都已经过去了,那就翻篇吧。”

  沈依妍难掩激动的情绪,而且看起来很不想这件事情被人知道。

  她的阻止带着些许慌张。

  厉以寒抬眼看着她,眼底里闪着质疑,淡声开口询问她,“怎么好端端的,激动成这样?”

  他声音本就冷冽,这么一说,却明显带有怀疑的意思。

  “我没有激动啊。以寒,我只是觉得,有些事情过去了,就应该作罢,旧事重提只会伤害到当初的人,没有必要。”

  沈依妍眨了眨眼,像是真心实意地这么觉得,但她装傻的意思却很明显。

  厉以寒心下觉得奇怪,沉默了一瞬。

  “你真的不认识监狱里的人吗?”

  “当然不认识了,我怎么可能和他们纠缠在一起?以寒,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闲言碎语?”

  沈依妍咬住自己的唇,无论厉以寒怎么说,自己就不袒露出来。

  他见问不出她什么来,又怕刺激到她,想了想后,只能放弃,继续装作无事发生一般,去吃饭。

  但沈依妍却忽然没了胃口。

  她一夜未眠,等到次日一早,厉以寒上班后,她才拿起了电话。

  昨天的危机意识让她深刻地意识到,自己不应该再这么沉默下去。

  她应该做点什么。

  她带着自己的朋友们,特意去约了董姐,在废弃的旧钢厂见面。

  董姐看到沈依妍过来,笑嘻嘻地讨好,却不料被沈依妍的朋友一把推倒在地。

  “打她!”

  沈依妍大声命令道。

  她看着董姐就不是什么善茬,如果不是她特意放出风声,想必厉以寒也不会怀疑。

  “沈小姐,我做错了什么吗?你可以好好跟我说的!”

  那些人不听董姐的解释,一股脑地上前,把她毒打了一顿。

  董姐被打得迷迷糊糊,才被沈依妍叫停。

  “住手吧。”

  她上前揪住董姐的衣领,看着她被打得鼻青脸肿,生出了嫌弃,警告着她。

  “不管发生什么,你都不许把我们之间的事乱说出去,我不想跟你有一分一毫的牵扯,知道了吗?”

  她威胁人时中气十足,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。

  “知道的,沈小姐,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,以后也不会。”

  董姐点头如捣蒜,保证起来毫不心虚。

  沈依妍听她这么说,放心了很多,心底的怀疑也被消除,摆了摆手,带着一众狐朋狗友们离开。

  董姐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暂停了录音。

  “幸好老娘早早地做好了准备,留下了证据,不然今天这顿打就白挨了。”

  她舔了舔被打出血的后槽牙,得意地说道。

  当天晚上,厉以寒再次在林翡下班的必经走廊上等着她。

  他一如既往的出场方式,林翡已经见怪不怪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s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s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