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0章 该回家了_分手后,她藏起孕肚继承亿万家产
笔趣阁 > 分手后,她藏起孕肚继承亿万家产 > 第1120章 该回家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20章 该回家了

  厉行渊看在眼里。

  愧疚的心又开始爆发出来。

  他险些忍不住想去抱抱他,把没说完的话都咽回肚子里,可余光的一角,瞥见了他放在床头的照片。

  厉行渊的手紧紧捏成拳头。

  手背上的青筋拱起,皮肤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针眼。

  “可我有什么错呢?”厉行渊定定的看着他,“你的悲剧不是我造成的,我的愧疚没有道理。”

  “不要……”男孩儿眼泪立马夺眶而出,哀求的看着厉行渊,虚弱的轻轻摇头。

  厉行渊眼前,又浮现出日记本上的残忍文字。

  “我老婆从前和我说过,爱是自由,不是枷锁,爱使人快乐,而不是痛苦。”厉行渊认真的说,“厉启佑,我们是时候说再见了,我的妻子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。”

  “你不要我了?”厉启佑泣不成声,瘦骨嶙峋的朝着厉行渊这边爬过来,“如果连你也不要我,那我又该去哪里?”

  布满伤痕的手,扒着厉行渊病床床尾的护栏上,因为太瘦变得脱相,眼睛也显得格外的大。

  他像是一只流浪的小兽一般,可怜又无助。

  厉行渊的拳头捏得更紧了。

  “你原本就是不存在的。”厉行渊一字一句。

  厉启佑怔怔的看着他。

  厉行渊又说:“我要正式对你说再见了,以后我不再保护你,不管你看起来有多惨。”

  说着,他停顿了一下:“厉启佑早就在许多许多年前就亲手解脱了自己,他早就自由了,早就不是可怜的等待着别人就救他的可怜小孩。”

  裴准之前就说过。

  有时候打破幻视和幻听,其实通常就只有一句话。

  就像是什么隐藏口令似的。

  厉行渊说完这句话。

  眼前的小孩转眼就变成了一个眉宇间和厉行渊十分相似的青年。

  他审视着厉行渊,良久之后忽然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。

  随后青年来到了厉行渊的身边,俯首吻了吻他的额头,那一瞬厉行渊觉得自己好似回到了孩提时。

  厉佑学知道他的来历。

  挂着父亲的头衔,却从不给与他分毫爱。

  更不会这样温柔的亲吻他的额头。

  “你有在很好的长大,我很高兴。”青年的声音,透着厉行渊从别人口中听说过的和煦温柔,“行渊,我从不厌恶你的出生,我明白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  是啊。

  厉行渊恍惚间想。

  因为日记的内容太残忍。

  因为厉启佑杀死了她心爱的未婚妻和腹中的孩子。

  因为他惨烈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因为他是厉家的不可言说。

  厉行渊都忘了,在那些老人们的心中,厉启佑一直都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。

  面对他的出生,他或许会愤怒,会责怪母亲的自私,但他怎么样都不会对无辜的婴儿产生厌恶的。

  他只会可怜他,和担心他在母亲身边长大的未来。

  心中另外一只陈旧生锈的枷锁,也悄无声息的被打开。

  厉行渊的灵魂,被这一把把的枷锁深深的锁在万丈深潭之中,锁着枷锁打开一把又一把。

  他距离逃离的时间也越来越近。

  一觉醒来。

  外面天光大亮。

  裴准早就嘱咐过医护人员,不用为了吃药或者治疗特意去叫醒厉行渊。

  他本身就有严重的睡眠障碍,这几个月来也不需要人叫,他每天早上的六点半会准时醒过来。

  可今天,厉行渊一脚睡到了上午的十点。

  且连接着身体的仪表显示,他的一切生理体征都非常的平稳且正常。

  要知道厉行渊之前都是噩梦连连的。

  数据时长乱七八糟的。

  裴准在办公室里睡了一觉,过来看了厉行渊两三趟,见他睡得安静,知道自己昨晚到了自己,立马找到厉行渊,说明清楚了厉启佑的病发原因是正确的决定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。

  厉行渊并没有因为那一晚上和“厉启佑”的告别,从而真的见不到他了。

  他依旧时不时的会出现。

  不过不一样的是,他不再浑身伤痕,变得阳光开朗。

  厉行渊每次见到他,都会和他说他不是真实存在的之类的话。

  说完他很快就会消失。

  同时,记忆的复苏在之后的几个月里,也几乎到了百分百的程度。

  另外一个厉行渊出现的频率,也从隔三差五,变成一月都难得有一次。

  遗憾的是。

  厉行渊最终没能在这一年的春节赶回爱人的身边。

  又过了一个春天。

  到了初夏的季节。

  厉行渊看着日历上的时间。

  一一和幼幼马上就要放暑假了……

  正想着,裴准精神奕奕的到了他的病房。

  厉行渊气色看起来都比之前要好了不少。

  “睡得好吗?”裴准问。

  厉行渊点点头:“最近都很不错。”

  “不错,继续保持。”裴准说着,停顿了一下,“行渊,你这边的物理治疗我打算停掉了。”

  厉行渊一怔:“好好的为什么要停掉。”

  眼看着他觉察到了显著的效果。

  “不仅物理治疗要停,催眠治疗也会停止,你的药物数量在新的评估报告出来之后,也会酌情减少。”

  裴准目光温和的看着厉行渊:“你回家之后可没有每天的物理治疗和心理治疗,现在开始我要看你单纯靠药物能把自身情况维系上什么程度。”

  厉行渊反应了一下:“你觉得我可以出院了么?”

  “这个月把该停的都停一下,我们再看看情况。”裴准点点头,“再有几个月你在这儿都要待够一整年了,还不能出院我怕你老婆要找我算账了。”

  “她最近来过么?”厉行渊问,“她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么?”

  “当然知道!”

  厉行渊点点头:“那就按着你说的办吧。另外一个我一个多月没出现了,那个孩子这个月也没看到过,我也想看看不做物理治疗他们会不会还冒出来。”

  “我觉得不会。”裴准语气轻飘飘,却十分的笃定。

  “怎么说?”厉行渊问。

  “早上出门的时候,我用塔罗牌问了问。”裴准看向厉行渊,说完他自己都被自己荒唐的笑了。

  厉行渊无语的摇摇头,也跟着笑了笑。

  “虽然我没问塔罗牌,但……很巧,我和你有一样的感觉。”厉行渊看着裴准,“我离开家人太久了,该回去了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s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s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